聚焦行業深層動態

當人們熱議污水處理“低碳化”,究竟都說了什么?

2021-10-06

近期,上市企業年報扎堆出爐,帶起了一波不小的關注度。

縱觀2021年上半年,涉水務環保上市企業的成績單大多很亮眼。如光大水務,營收31.13億港元,同比增長47%;重慶水務,營收31.78億元,同比增長22.49%;洪城環境,營收42.2億元,同比增長52.14%,完成污水處理量4.2億立方米,同比增長11.35%。

諸如此類,一些大體量涉水務環保上市企業半年報獲得大幅增長,部分原因在于2020年上半年業績普遍受大環境影響,但也不能否定市場需求和企業綜合實力的客觀推動力。尤其是進入“十四五”時期,水務行業發展新基調收窄基建增幅的同時,也指向了多元化的“開荒”蹊徑。

其中,污水處理“低碳化”被推上熱議話題榜。

起步階段難度大

碳達峰、碳中和目標提出以來,石油、化工、制藥、冶金、鋼鐵、電力、食品等幾乎所有工業生產行業的減污降碳行動和規劃均被廣泛關注。如中國大唐已經正式對外發布碳達峰與碳中和行動綱要,確保2030年前實現碳達峰并力爭提前碳達峰,度電二氧化碳排放減少20%左右;2030年到2060年,非化石能源裝機升至90%以上。

時至今日,關于減碳降耗的研究愈加深入,污水處理這個同樣歸屬“高耗能”的產業毫不意外被督促轉型。業內專家直言,我國污水處理行業在低碳化方面仍處于起步階段,綠色低碳升級的難度只大不小,但“集約、低碳、生態”的發展方向不能動搖。

低碳轉型效益高

從客觀數據上看,污水處理行業碳排放量能占到全社會碳排放量的2%左右,無論是直接碳排放還是間接碳排放,都需要進一步細化“降、減、治”方案。中國人民大學低碳水環境技術研究中心主任王洪臣教授曾指出,2%的減排量看著少,但效益高,甚至能高于能源和交通領域。

 污水處理廠從業人員則剖析稱,“直接碳排放主要受工藝選型影響,污水處理廠運行過程中控制更多的是間接碳排放部分”,分析得出的結論是:曝氣系統、提升系統和回流(推流)系統是污水處理廠實現碳減排的關鍵環節。

概括起來,污水處理“降碳”路徑大致就是“資源、能效、工藝、運管”這8個字,但是實際操作并不容易。

華南地區需求旺

需求上來看,華南地區市場不可小覷。

作為我國改革開放的前沿,工業大省集聚,華南是優先面臨用能結構調整,水污染治理,以及高污染高排放企業轉型“陣痛”的區域。污水處理廠大批量進入了提標改造階段,新建污水處理廠也愈發注重“低碳化”、智慧化設計和建設。

如佛山市南海區平洲污水處理廠提標改造升級工程,主體采用“MSBR工藝+磁混凝沉淀工藝+精密過濾”工藝,提高原CASS池構筑物的處理能力,納入瀚藍排水智慧管理平臺,達到了集中管控、實時、高效、降本的目的。

香洲區前山河流域綜合整治(珠海市城區污水治理綜合整治提升工程)項目(二期),勘察設計施工的要求就包括工程完工后實現流域內市政雨水、污水干管、嚴重內澇積水點、主要排洪渠、河道等關鍵節點在線監測率100%,實現100%覆蓋香洲區現有排水管理、設施設備管理、河湖工作管理、防洪排澇管理等功能的信息化、智能化、一體化指揮管理系統。

實際上,業內在統計2021年上半年水處理行業項目投資情況時也表示,華南地區項目增長明顯,投資額上漲了近4成,占全國水處理行業項目投資額的6成以上。隨之而來的,也必然是污水處理廠減污降碳需求的同步上升。

 技術應用雙提升

技術層面上,發達國家在污水處理節能降碳方面的探索要超前一些。如可考的第一座再生水廠早在新加坡建成了;2005年,奧地利Strass污水處理廠就實現了能量自給自足;加拿大溫哥華某公司,以Pearl反應器為核心的磷回收技術獨樹一幟。

不過,國內涉水務的環保企業在污水處理“低碳化”方向上的布局也有不少先手。日前,中國環保產業協會剛剛公示了《2021年重點環境保護實用技術及示范工程名錄(第一批,城鎮污水處理低碳示范工程領域)》。

中持水務的雎縣第三污水處理廠、北京城市排水集團有限責任公司的清河第二再生水廠、上海城投污水處理有限公司的白龍港污水處理廠、北控水務的洛陽市瀍東污水處理廠等入選。一方面,污水處理廠在設計理念上先一步響應了“低碳”需求;另一方面,在工藝、模式、節能低碳設計等細節處也進一步凸顯了生態效益。

毋庸置疑的是,科技仍然是污水處理“低碳化”的第一推動力,包括要實現能耗削減、資源回收利用,通過智慧水務提升運營管護效率、能源利用效率等,都需要更適合“雙碳”主題的技術和工藝來支撐。

 面對新的標準和新的增長賽道,水處理終端要求將發生怎樣的變化?涉水企業下一步關注點將落在哪里?歡迎與我一同關注!

文章鏈接:環保在線 https://www.hbzhan.com/news/detail/143707.html

日韩激情无码不卡